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其他 >
2016
* 来源 :http://www.pgm-pr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3-23 08:25

  “各种强大的游说组织、数百个智库、几千个编织的网络,是美国中东政策以及与以色列利益相关议题的主要推手……与早期的犹太复国组织不同,如今的以色列游说不再只是敦促美国和采纳亲以议程,而是渗透至各个层面,直接参与政策制定,并且努力确保公共塑造对以色列的正面影响。”对于以色列游说团体在美国的影响力,卡塔尔半岛做出如上总结。

  AIPAC名声在外多年,20年前在《财富》的“最有游说组织”中排第二,到今天它都被普遍认为是美国最大最强的以色列游说组织。2015年,在美国用于亲以游说的钱近419万美元,其中AIPAC占338.8万美元。

  不过,想要接触这个赫赫有名的团体可以说相当不容易。AIPAC的总部是一栋新建的现代化大楼,位于西北部H街。大楼入口处的安保工作十分严密,就连该组织的雇员每天进出都要经过安检。一名AIPAC员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原来该组织是在一幢大楼里租用办公空间,后来正是考虑到“保密问题”,才建造了自己的大楼。《环球时报》记者多次与AIPAC联系采访事宜,但均没有得到答复。

  AIPAC的游说方式并不是通过直接给捐款,在总统选举时,该组织也不明确支持谁,而是主要致力于做宣传工作。在游说议员方面,每个游说人员有具体分工,比如《时代》曾报道,该组织阿瑟科夫负责对14名和65名众议员进行游说。

  总体上来看,AIPAC的游说费用在美国并不算高,2016年花费360.2万美元,在3741个游说组织中仅排第134位。相比之下,美国商会2016年的游说支出超过1亿美元。

  以色列游说中也有非犹太力量。AIPAC被普遍认为是美国最大的亲以游说团体,但其数据称是10万人,比不上被认为有200万的“联合支持以色列”,该组织影响力同样不可小觑。卡塔尔半岛举例说,2006年夏天以色列对黎巴嫩展开军事行动后,数千派人士从美国50个联邦州纷纷赶到,游说无条件支持以色列。据称,这些人一天之内在山进行了280场会谈。

  去年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因发表种族言论,以及对其部分支持者的反犹倾向不做而在美国群体中十分不受欢迎。即便如此,特朗普对参加当年的AIPAC年会十分认真:推掉一场电视辩论,在现场罕见地对着提词器发表。他当时承诺,将不承认伊朗核协议,把美国驻以大迁至耶撒冷。如今看来,他的这两项承诺都得到兑现。他当时称,自己是以色列的“线年的中,特朗普仅获得24%的支持,他的对手希拉里则获得71%的选票。

  以色列希伯来大学访问学者王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虽然美国仅600万(美国总人口约3.2亿),但该群体的投票率高达90%。而且,89%的犹太选民聚集在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等关键,自然会被总统候选人视为要努力争取的对象。

  自2004年起,CFI为保守党提供将近38万英镑的资助,大多数用于全款支付议员访问以色列的费用。有数据显示,至少有162名保守党议员曾在CFI的支持下到访以色列。

  一直以来,珀莱克及其CFI组织都算比较低调,然而,近来一场“英国大臣密会以色列”丑闻将他们置于聚光灯下。11月初,英国公司披露说,国际开发大臣帕特尔在8月赴以色列度假期间与以举行12次未获授权的“密谈”,其中包括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面。这次行程过后,她曾想将英国的援助资金提供给戈兰高地的以色列军队。在攻势下,帕特尔后来辞职,英国随之将焦点转移到为她组织此行的珀莱克和CFI身上。英媒称,不仅是国际开发部,国际贸易部、、内政部和都与CFI保持着公开与非公开的关系。帕特尔本人就曾是该组织的副,英国前外交大臣黑格从青年时期就加入该组织。

  英国的亲以不仅盘踞在保守党,工党、自民党、党都有名为“以色列之友”的游说团体。之所以CFI经常被点名,也是因为它与欧盟近年来冒出许多亲以游说组织有很大关系。去年,英国公共利益调查公司等机构联合发布题为“以色列游说团体和欧盟”的报告,称在布鲁塞尔成立类似亲以团体,是过去10年来在“欧盟心脏”打造“一个强大的跨大西洋游说团体”努力的一部分。其中,“欧洲以色列之友”(EFI)是最有影响力的组织之一,推动其在2006年成立的主要人物正是珀莱克。有参与EFI的欧洲议会议员,该团体是仿照CFI成立的,许多欧洲议会议员与来自英国保守党的代表就成立亲以色列联盟的问题举行会谈。

  与此同时,EFI正与美国的AIPAC建立联系。曾在2004年担任后者组织委员的伊利亚兹表示,他在EFI的成立中“发挥了作用”。“以色列游说团体和欧盟”报告说,EFI的主要显然重视学习AIPAC如何运转。近来,EFI派出70名代表参加AIPAC的年会。

  “作为欧盟第一经济大国,在中东政策方面起导向性作用,因此,以色列游说团体在也非常强大。可以说,这张网络是除了立法、行政、司法和之外的‘第五力量’。”中东问题专家弗莱利克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根据一项学术研究,以色列在该国拥有80多个游说团体,其中最强大的是中央理事会。目前,它在各地有23个州组织、108个社区组织,拥有近12万名。现在,生活在的犹太约是20万人。

  一名内部消息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央理事会经常接到来自以色列外交机构的“任务”,要求其每隔一段时间发展“亲以色列人士”,可以是家、知识、学者等个人,也可以是社会团体。一到社会出现反犹反以色列苗头,该组织就积极发声。比如难民危机爆发后,该机构舒斯特表示,应该对接收难民的数量设上限,很多难民来自存在反犹问题的国家。

  另有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以色列游说团体组织的大会上,经常利用各种宣传手段要求参会人员支持“以色列主权国家争取和平与安全”“对抗反犹主义”,大会结束时,主办方会发表声明,要求签名支持。

  以色列团体在还有一个“杀手锏”,就是后者的历史。每次出现不支持以色列的声音,这些组织马上存在极右倾向、反犹主义复活等。默克尔曾表示,尤其应支持以色列,“600万……战后,为终于能建立国家而高兴。有责任支持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