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类别 >
湖南村民:地下“”就像蝗虫吃庄稼
* 来源 :http://www.pgm-pr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24 13:53

  新华网湖南频道长沙3月26日电(记者 黄兴华 陈文广)2月23日傍晚,湖南长沙市河西银盆岭一处农贸市场,蔬菜经营户卢某早早收摊回家。熟悉内情的其他经营户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这阵子老卢在“赌码”,他赔了好几期。这期在晚上就要“出码”了,他老是想着扳本,今天还没有选好押注的数字,所以急着回家跟码民们商量一下再下注。

  记者了解到,他们所说的“赌码”就是地下“”。所谓地下“”,即借用“”的名义却以赌资和谋取暴利为目的,从引入内地私自发行,未经批准许可,属非法博彩形式,故又称为“私彩”。买地下“”在内地又俗称买码、赌码、买彩等,买地下“”的人称为码民或彩民。

  记者在湖南湘阴县新泉镇采访时,在离新泉学校不远的胡家村一处农家,几个村民正聚在一起讨论买码的事。村民们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他们除了打麻将,主要考虑的事就是研究码书,每期不落地买码。一名姓胡的村民说,全村几百户只有数得出的几户人家不玩地下“”,田间地头最让人打得起的话题,就是今天地下“”会开出什么号,自己可以得多少钱。

  而在湖南长沙县双江镇的一些村组,平时习惯在麻将桌上一赌高低的“麻婆麻公”们此刻也走下麻将桌,放下“”的营生,玩起了“立竿见影”的刺激。

  “‘私彩’已成为农村地区深受群众欢迎的娱乐方式。”湖南平江县所内,因做庄被当地警方刑事的伍市镇村民刘才(化名)对记者说,“前段时期,村里大到六七十岁的老人,小到十几岁的青年人,少的花几元钱试试手气,多的押上千元甚至上万元赌赌运气,已经见怪不怪了。”

  记者调查了解到,去年以来,在湖南的一些县市,不少乡镇、街道的地下“”赌博活动已相当,有数以万计的群众购买过地下“”,参与报码做庄的人也明显增多,而且这种赌博以惊人的速度迅速蔓延,参与的人员越来越多。

  刘才说,地下“”的组织结构采取类似传销一样的型结构,大庄家发展小庄家,小庄家再发展下线%左右的“水钱”,有些小庄家在帮大庄家接单之后,把码民下注金额少的单子截下,只把大的拿给大庄家,从中渔利。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湖南警方获悉,地下“”大庄家一般是粤闽一带的人员,在幕后操作其运作过程。小庄家是大庄家在每个地方的代理人,负责本地方的地下“”业务,并替上一级庄家先行承担小额赔付责任。小庄家收集赌注,登记码民投注信息的行为称为写单,因此小庄家有时也就是写单人。

  “本来,‘私彩’带有娱乐性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愿赌服输,相安无事。”刘才说,“这次之所以‘进监子’,实在带有‘偶然性’。”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21世纪初,平江县地下“”赌博活动由赴广东务工人员传入后,不到一年时间,发展到了余坪乡的忘私等9个村和浯口镇的四丰等10多个村,初步估算买码人数在1万以上。至2002年6月中下旬,蔓延至梅仙、长寿等6个乡镇50个村,全县约有开单点30个,参与买码的人数在2万左右,并继续在浯口、余坪、岑川、瓮江等地迅速蔓延,平江一时成为地下“”的“重灾区”。当地经过几年的打击治理,地下“”赌博活动基本得以控制。

  刘才所说的“偶然性”指的是今年春节前,当地地下“”赌博数字已经连续好几期出现单号。春节过后,一些码民根据概率分析,下一期出双号的可能性大增,于是纷纷赌双号。而根据“游戏规则”,要上一期损失,下一期赌注必须在上一期的基础上翻倍。

  在平江县所,城关镇居民刘蓉(化名)告诉记者,因为包双号,自己第一次下注1000元不中,第二期下了3000元注,第三期到了4000元。不到一个星期,损失好几千元。

  刘蓉说,经过这次赌彩,自己才感觉到地下“”是个没有赢家的游戏。她的话得到平江县虹桥镇写单人李凡(化名)的印证。

  李凡告诉记者,这一赌博链条中,最底层的码民程度是最深的,因为他们始终斗不过“黑庄”。黑庄有一个的手法是“抓大放小”,如果彩民中小注,黑庄会及时兑现,甚至某人中了几万、几十万大的谎言,扩大影响,吸引码民加入。但如果真有码民中了大,黑庄就会卷款而逃,码民血本无归。

  李凡透露,小庄家同样也怕遇见上线黑庄,码民中了大黑庄赔不起就跑,下线找你要钱,小庄家付不起,引发很多矛盾。有时,小庄家也还有“手背”的时候,码气好时,猜中的机会大,小庄家只有亏的份。去年下半年,仅他给上线多万元的单,但上线小庄家经他的手却赔付了60多万元,报单的钱还不如赔付的多。

  记者了解到,因为连续赌单双号的赌注要翻番,一些家庭少则输掉几千元,多则输掉数万元。村民们说,买码使他们损失惨重,严重影响他们的生产、生活。平江县大洲乡清水村村民邹某与妻子李某这些年勤苦劳作积累了一些家产,平时也喜欢买点“私彩”碰碰手气,但都是小打小闹的。今年2月初以来,受包双号中大的,第一次买了2400元,不中;第二次买了7200元,又不中;第三次,他一口气买了18000元,还是没中。一个星期下来,他就将积攒了大半辈子的钱全部输掉了,最后,家里养的四头牛也被变卖还债。年过半百的他如今只好到外地打工维持生计。

  记者在长沙县的双江镇、金井镇,湘阴县的金龙镇、樟树镇等地采访时发现,当地一些平时吃穿不愁的家庭,现在手里连零花钱也不多了,更不要说买化肥、农药、种子,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一些深受其害的村民将地下“”比作蝗虫吃庄稼。庄家就是蝗虫,买码者就是遭受啃食的庄稼。“蝗虫”将一个村庄的“庄稼”吃光后,又飞向另一个村庄。